星空漫画堂-hbk

截止日期 2021-12-31

hbk

企划目的

我是星空漫画堂2017暑期班 学员

企划详情

笔名简介:hbk

性别:男

年龄:19

常驻地:成都


一句话自我评价  

会编故事和分镜,但不太会画画(从来没正式学过)


我擅长的领域

人物(一般)

色彩(还未接触尝试)

背景(目前没有头绪)


以下展示我的一个短篇漫画。以及我完成的一个短篇文学剧本,关于盗梦的题材。(ps:剧本文件我会上传一个在附件)

最后,还有一个未来的长篇漫画计划

及一部还未完成的剧本关于盗梦的题材,因为我多写成长篇。









剧本:盗梦贼马克恩

    《盗梦贼马克恩》

                                      我本是打算写的影视剧本,所以完全没考虑字数,只是放开手脚随心所欲得编织台词。所以这样的字数是放不进对话框的吧

场景:昏暗的餐馆

两个人坐在连接墙的桌两头对坐,且唯有桌边的窗向昏暗的空间投着光,导致两人的脸部模糊不清,只能看到被少许光勾出的头颅由脖子连接身体的轮廓。

其中左边的人率先探出头来,是一个大致二十五出头的男人,并且西装整洁。而对做的男人则仍旧藏于黑暗,也许他就要这么一直藏在里头了。

              

                              穿西装的男人

“玛莎先生,你要我搞倒在制药业上世界第二的阿斯公司,就得付值得起这份差事的价码。”

对坐的玛莎依旧藏匿着脸,不过他伸出五个手指头都怠慢金戒并抓有粗长雪茄的手来,伸到阳光照及的桌面区域。然后他的一名黑衣保镖走来并屈腰为他点燃了烟。

                                 玛莎

“我会服你上亿的价码,因为搞垮了阿斯药业,付给你的酬金很轻易就会赚回。但我还不太了解你的手段,马克恩先生。你自称你是盗梦专家,那具体是什么?”

                               马克恩

“所谓盗梦,顾名思义就是盗取他人的梦,不过这样的解释还太抽象,更精确的说我会用一种挂在脑后脊的仪器,就如耳机那般小巧的仪器挂脑后脊,然后辅以镇定剂最大限度的强化潜意识并进入我自己的梦境,不同以往的梦境,绝对真实、触得到的梦境。”

                                玛莎

“你说你自己的梦境?可你怎样进入别人的梦境。”

                               马克恩

“就像多台主机连接着终端,进入别人的梦境也要有一个终端。且连接的群体中第一个入睡的人只会进入自身的梦境,其后入睡的同样只能进入第一个人的梦境。”

                                玛莎

“那么接下来我要验证你是否有真本事,这么做才能确保我的生意。”

                               马克恩

“玛莎先生,我已经展现我的本事了。因为,你现在就身陷我的梦境之中。”

马克恩太高右手用中指和拇指打了个响,原本所在的餐馆化作如被事先切开了四条高的纸盒,就那样展了开来,平铺于地面。原本的空间化作了面,而现在,原本周围低矮的楼不断往上攀升,化为摩天大厦,而此时此刻,现实世界里,一整台放置于手提箱里的装置由线连接着耳机样式的装置,而装置佩戴在两个人的后脊,他们都在沉睡着,一名是马克恩,而另一名便是带了五枚金戒且终于路面的玛莎现实。而他们旁边有三个人守着,他们分别是阿瑟和一个带棒球帽的小伙。

场景——外景,古典别墅

古典别墅内部一间用餐厅,周围挂有金框嵌住的名贵画作,摆放有很多古典家具,而同样古典风的长桌上对坐着两人,其中一人身后有两名黑衣保镖,另一名身后则有一名提箱人。桌上食物丰富,且是古典烛台点缀,所以周围是暖色调。

“你要完全的为我敞开心扉,因为这样我才能帮到你。这样我才能够为你的大脑设置防线,保护你藏匿其中的秘密,”一个西装打扮,并且几乎看不到一丝褶皱的男人说道。而他对面坐的是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并且他右手一指戴有一枚打磨的泛着奢侈之光的钻石戒指。

                            

                              五十岁左右的男人

“马克恩先生,我最近总是寝食难安,就好像总有人行在我背后想要我的命一般。我很没有安全感。不管请了多少保镖,我都总觉得不安全。”

马克恩喝了一口放在桌上的咖啡,他的干枯的唇及牙齿紧抿杯壁,咕噜咕噜咽了三口。

                                

                                 马克恩

“惠普斯先生,那就让我来帮助你,在盗梦这一块,如果我自称我是行家,那么其余的那些人都不是行家。来吧惠普斯先生,我可以帮助到你。”

惠普斯眼珠子左右晃动,疑神疑鬼。接着他的眼神回归,左手抬起,摆动四指作“来我这”的手势。一旁的其中一个保镖,也就是戴黑色墨镜西服光头中的一个更加靠近惠普斯。然后他耳朵帝乡惠普斯面向狡诈的头颅(这里变冷色调),接着惠普斯嘀咕着嘴唇悄无声息说了些什么。

说完他扬手示意保镖离开。

                               

                                惠普斯    

“马克恩先生,我思索了一下,觉得听从你的建议。你对我所作是那么的伟大,你就是我的贵人,对我无比珍贵,我要好好款待你才是。在我们所在的我的这座豪华别墅中,同样也就在我们上方的一层客厅,请你在那稍作休息。因为我刚刚食用了不知是桌上的哪道菜让我有些不舒服。”

                               马克恩

“好的,没问题,我会等你。”

惠普斯一众人离开。

                     提着箱子的人突然对马克恩说道:

“他在撒谎。”

                             

                               马克恩

“阿瑟,我知道。所以他现在将要去的地方一定不简单。”

阿瑟:“所以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办?”

                               马克恩

“这家伙起疑心了,他一定会去事先关心自己重要的东西。”

                               阿瑟

“他向那座人造岛屿走去了,”阿瑟打开了窗,透过窗看见惠普斯众人正朝那里走去,不过还只是走了非常短一段路。而岛屿上面是一座灰暗的灯塔,链接别墅和岛的是很长很长的长拱桥。

                                  马克恩

“我会比他们想到的,就用游艇,我们考据现实里的别墅时,那下面就有四膄游艇。”

                                  

                                   阿瑟

“但愿你没有记错。”

                                 马克恩

“我从不出错。”

话音刚落,用餐厅大门突然被打出上百个筛子,并且阿瑟被击中右膝盖,他的双手染满鲜红并抓着受伤处痛苦呻吟(并且箱子也落在了马克恩一旁且因撞击而打开)。

                               

                                  阿瑟

“马克恩快走,我拖着这帮人,反正最终我只会醒来,而不是死掉。”

马克恩迅速抓出箱子里的带爪勾绳索往窗户边一固定然后荡了下去。

在这仅有月光照亮的环境里,马克恩顺着被月光衬为冰冷色的砖墙往下一般多时,阿瑟布满弹孔的的躯体比他更先左了下来,然后摔个稀巴烂。

马克恩没有犹豫,他果断、专业,并成功抵达了游艇,他把游艇调到最高码率,浪花直直有力飞溅,一条白线划破海的一面。

场景——岛屿,坐落有灯塔

马克恩先一步登上岛屿,把惠普斯远远甩在后面,他事先进入了灯塔内部藏匿其中。随后,惠普斯众人抵达。

惠普斯抬了抬手臂,命十几名保镖守在桥口和灯塔四周,然后自己只是带了两名保镖走了进去,马克恩紧随着进去。

场景——灯塔顶层,这一段我取名“盗梦者为你划上的句号”

惠普斯走在最前头,两名保镖跟在其后头,他们刚顺着楼梯抵达最顶层;而他们身后是灯光顾及不到的黑暗。

突然马克恩破出黑暗,用右手捆住其中一个保镖的脖子和其一并到底,然后另一名保镖着急地开枪,但却射中同伴,然后马克恩的左手迅速抓起捆住保镖撇在腰间的手枪迅速反击。

两名保镖都被马克恩给解决,然后他拿枪口对准吓跪在第上的惠普斯:“现在你对于我来说,醒与不醒已经无足轻重,你已经帮我找到了我雇主要的东西。”他看向一角的保险箱。

                                 惠普斯

“看来我完了,还有我苦心经营的商业帝国。”

                                马克恩

“你和你的阿斯药业完蛋了,从此不再是阿斯和利康平方秋色,利康公司是唯一的赢家。”

                                惠普斯

“你是条出色的狗,他们养的狗。”

                                  马克恩

“我只是拿钱办事。我是专业的”

马克思扣下了扳机(镜头要立马切到灯塔顶端与天空,砰!砰!是两声枪响)。塔下的保镖们被惊动,他们往最顶层涌来。然后灯塔、别墅、还有海面开始晃动,地面开始塌陷。而最顶层,马克恩正疯狂的翻阅大概共十几张的文件,而他脚下是空挡并被破坏开口的保险箱和两发空弹壳。

此刻的现实世界中,惠普斯突然醒来,他身处一个飞机机舱,不过他被绑了手脚封住了嘴。而他对坐的是新来的阿瑟和带帽的小伙以及还在梦境中的马克恩。

而再回到梦境中,马克恩被冲进来的保镖团团围住。

“Good bye,”马克思很轻松的说出,并扣动对准自己脑门的手枪。



另一个剧本,是我还未完成的剧本,这个剧本想拍成电影不考虑漫画

大纲:贝尔本是露宿接头的孤儿,在他被风雪摧残快要濒临死亡的时候。被一名满口金牙的娴熟罪犯收益为养子。罪犯的名字叫做乔,毫无意外的贝尔被乔训练成为了和他过去同样优秀的罪犯。贝尔本一直麻木得干着违背其本质的坏事,但直到一日他被乔安排和一名变态罪犯西斯共同执行任务。西斯纯粹的恶让他逐渐忍无可忍,他终于爆发用武力手段从西斯手上放了一名被西斯抓住折磨的警察。开始做回自己。

                                序幕

淡入——白雪纷飞的场景,墙壁黑色的砖墙被学掩盖

一名抽着大雪茄的中年男人吞吐这烟雾,接着我们看到他有一口金牙还有被延期染黑的几处。然后他吐了一口口水并扔掉手中的烟。

镜头跟随烟头迅速下一,远处有一块小店,时动时动,然后画面对着小点拉近。逐显真容——一名小孩衣着破辣妈,蜷缩成一团,寒冷和风雪不断无情敲打,所---以他身体颤抖得厉害。

男人走到他跟钱,他光影子便盖住了小孩。小孩抬头仰视男人,严重希望与畏惧并存。

                              

                               男人

“你什么也不是,你只是一个没有家、没人疼。击败安身体僵硬为冰块,也不会有人注意的可怜虫 ”。

接着男人从西装内包掏出装雪茄的铁盒,扣出新崭崭的一根,点燃它抽了起来。

“以你想成为 什么呢?孩子。是要赌一把跟随一个骗子加小偷加强盗过有钱日子。还是安稳得如流浪狗般冻死街头呢?”

男人此时向小孩伸出手说到

“来吧,你会怎么选?”

此刻在小孩的视角里,男人胸口上的银色长条小名牌格外耀眼,那上面刻着“乔.克林顿”

切至——

一名穿着廉价媳妇,头戴哭脸小丑面具的男人拿着一把亮黑色M9授权对着镜头,好似有股气势要破开屏幕直逼观众的脑袋。结合则镜头一切,用一个远景展现男人深处一家银行还用强指着一名男支援。然后他用恶狠狠地语气说话。

                              男人

“知道吗?好事它不一定就是好事,它也可能是坏事。同样的,还是也不一定就是好事。处于某种原有,还是就会像丑小鸭变天鹅一样,碰得一下摇身一变,变为好事。你能明白吗?景观我并不指望你明白。”

冷冰硬的枪口直怼职员的额,他流了很多汗,很多很多的汗。所以他颤抖着回答。

                            职员

“我...我...我大概明白点。要不要试着解释,如...如果我不会因此开花的话.

男人手握枪柄使枪口向上微抬了一下示意同意,说

                                男人

    “那你最好解释快点,我很赶”                       

 

                            职员

“就如洗钱对吧?坏钱变好钱”

                            

                            男人

“回答错误,你脑袋要开花了。”

职员吓得软在地,跪坐在地上。但男人确实开了个玩笑,他没有一枪爆了资源的偷,只是顺势用枪械砸晕了他的脑袋。

“贝尔!如果是我,我不光真爆了他的头,还要用手指蘸他血桨尝。”

说着话的人叫西斯.奈克。尽管他带着一副笑脸小丑面具,单人严实不了他那凌乱的头发。并且他的西服最具特点,是紫色的西服。

                            贝尔(也就是前面的男人)

“得了吧,我们是在抢劫,不是在玩施虐游戏。”

                         

                            西斯

“抢劫本身是一场游戏,”接着西斯开枪杀了原本被他指着脑袋的人,其鲜红的血溅了西斯面具几乎半张脸, “并且杀人也是游戏。”

                            贝尔

“操!你TM在干什么?”

贝尔眼中包含愤怒,他把手枪只想眼前的疯子

“你简直是个疯子,疯得彻头彻尾!”

眼看情况就快要失控时,银行安着大转轮的金库门被很推开,一位非常年轻的男人疲惫得卖出来。这位男人叫彼得.金。他托着几大袋装有钞票的小推车走了出来。(当然他也带了面具)

                            彼得

“你们两个在搞毛,还不快些过来帮忙。托这些绿油油的钞票快让我骨头散架了。你们倒好,事不关己就站原地是吧?”

贝尔放下枪来,他和西斯一同前去帮忙扛袋

切至——银行外,三人正把打爆的钱往一个箱型车上班,没班上一代,就鞥看见箱型车梦想的晃动。

                               贝尔

“辛苦你了彼得,让你一个人去扛这么多钞票。你现在一定肩膀酸痛吧。”

                               彼得 

“可不是吗?谁叫我是新人呢。新人不就要从苦力开始吗?你还跑来假惺惺的关心我,就和我妈一样。”

                               贝尔  

“听着,我不关心你和你的家人的情感状况。但我要提醒你,这很有可能是个错误,从头到尾一直是。”

                               彼得

“你具体指什么?”

  

贝尔还未来得及说话,不远处便传来了警鸣声。哇啦哇啦,既刺耳也教人害怕。

                                   贝尔

“操,条子来了,来不及装得就别再管了!”

                               西斯

“有人来陪我们玩了。”

 

                               贝尔

“我们快上车!”

              

贝尔上了驾驶位,而西斯坐在了他的一旁,彼得则坐进后车厢。当他们驾车远去是,原本那地方一旁有待还未来得及上箱的装满钱的钱袋。  

                            第一章 训练    

场景:户外

明亮的太眼光照在一瓶绿酒瓶上,够累出他粗糙、可可画画的表面。接着毫无征兆地,酒瓶被射击破裂开来,碎片四周发散,其中一块碎片直插柔软的徒弟。镜头调整焦距,调清远处渺小的两个人。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小孩。

画面推近,我们更清晰地所见是乔和一名带着笑容的小男孩(就是最前面那位)

                              小男孩

“真是太牛了!你还能站的更远去射击酒瓶吗?”

                              

                              乔

“当然能,简直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别说现在的三百米了,就算五百米,以我的能力也不在话下。”

                            小男孩

“那你快展示吧!”

乔把枪口往腰上一撇,然后挺着腰,酷酷的倒着走路。最终他抵达了说好的距离停下脚步。乔迅速把枪掏了出来,如牛仔般使枪在他手中打了好几转。然后旋转停止,他做出有力的持枪动作,扣下扳机,轻轻松松回了另一个酒瓶。

                            小男孩

“太神了!”(他目瞪口呆)

乔把手枪拍在放枪的木桌上,然后离去。他背对着男孩并反手指着桌上的枪。

                              乔

“贝尔,在太阳下山之前你都不准离开靶场。你要一直练习直到最后一丝阳光消逝。”

贝尔(也就是男孩)用他较小的小手吃力提起手枪握在手中,他用尽全力,丝毫不敢松懈,否则墙绘陨地。

贝尔朝八字考了一枪,但强大的后坐力将他推到再低:抢野落在一旁。不过他还是站了起来,这次双脚微张开牢牢抓地而不再呆呆并拢直站着。

他认真瞄准了三秒,哈了一口气,用于瞄准的眼登的奇大;手指扣动扳机,成功射中了吧换。而附近停栖在枝头的鸟们被枪响进退去了远方。

切至——阴暗的场景,应该是一个废弃仓库

而在这阴暗的环境当中,唯一向内投进亮光的破烂通风扇形成得时闪时闪的不稳定光柱照在了一台未运作的磁带放音机。

然后一只手伸进了画面,打开了这机器的前盖,放进一张磁带,但他却未按下播放键。然后用长镜头顺着手指、手臂、肩、脖子,最终到连,原来这人是西斯。他把手伸出去,抓住了一个漂亮女的脸蛋。

                               西斯

“你是个漂亮的女人,漂亮的异乎寻常。”说完他掏出一把迷你小道迅速在细腻光滑的肌肤上划开一个小口,那血流成一丝直线像是黄金分割。西斯娴熟接住一滴年轻女人的新鲜血。然后用沾有些许鲜红红的食指往自己口中送。

“果然美人配美血。”

                                女人

“求求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钱,很多很多的钱,只需要你用我的手机打电话给我丈夫。他是地产老板,他会向你支付的。十万,不,百万都行。”

                                西斯

“(愤怒的说)我才不关心你的大亨丈夫有多能赚钱然后又付我多少钱。我只听到从你的谈吐中我是个多么嗜钱如命的人。”

                                 女人

“难道你不是?”

                                 西斯

“我TM才不在乎钱,我只在乎犯罪本身带给我喜悦,我喜欢轻易杀掉一个人的感觉,就如轻易摘掉路边的花朵。这么说吧,有的人喜欢看书,他沉浸在书海就会有所谓的满足感。而我,唯一能让我有满足感的东西就是犯罪。我成为罪犯是为了犯罪而犯罪。”

“不好意思,我刚刚太过语无伦次了,所以我要听音乐放松一下。”西斯补充说道。

西斯按下了之前放进了磁带的磁带放音机的播放键。

他手舞足蹈起来,他拿着沾有血渍的小刀与它一起融进“Bad”这首歌的旋律。他走着太空步,而女人只能目瞪口呆得看着,因为他手脚都被捆在椅子上,他很无奈。

大概跳了四分钟,“Bad”这首歌接近尾声时,他突然一刀划向女人的脖子,不过我不想让大家看见赤裸裸的血腥。所以画面里,女人背对着我们,他被切割的动脉喷出大量的血雾点缀在西斯脸上,然后西斯用舌尖环绕了一半嘴唇。

切至——上个场景,外部

西斯正往画面右边往外走,他是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走着。当他离开画面,以墙上的的一张通缉令为中心,而那上面通缉的就是西斯。不一会儿,风把它吹走。

切至——内景,有意大利风格的餐厅(其实就是意式餐厅吧)

一张西斯的大尺寸画像铺在桌上

                         

                  一位年长男性的声音(不切人物,仍旧画像)

“这人.....未完待续



关于以后的长篇漫画,总之我想画牛仔(有事暂时不编写文字),名字就叫左轮手枪,简单明了


目前的想法和设定

杰森本是名枪法高超的赏金猎人。他原本本打算过正常人的生活。所以他踏上旅程的动机只有一个,那就是是复仇。他要让杀死自己妻子的爱德华付出代价。于是他跟随着爱德华的风声,查询着爱德华的蛛丝马迹一点点追击这名仇人。另外杰森言行举止随意洒脱,行事总喜欢临场发挥,缺少周密的计划且不在乎生死,但恰恰这样让杰森常常以出人意料的方式绝地大反转。再有杰森从不在乎生死的缘由是他是最开始本一无所有,所以对失去毫不感到不害怕。唯一让他在乎过生死的人是他的妻子,所以在妻子被杀害后他又回到了不在乎生死的状态。

富兰克林是名未成年的黑人奴隶,他无时无刻不渴望着自由。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尽管想法很伟大,但却受迫于现实。直到他被一名叫杰森的旅行者解救,他开始下定决心,要学会杰森的本事成为可以独面困难的厉害角色后,去往玛丽种植园解救自己的母亲。

比尔是名沉默寡言,但内心却充满正义感的人,他年轻帅气、枪法高超,是红石镇的警长,但镇长贪图钱财,一面在镇民面前把自己塑造为光明磊落的形象,一面和匪团做着不法勾当。比尔忍无可忍杀死了镇长。但自己也背负着他人的不解和怨恨,踏往不断旅行不断逃亡的生活。他和杰森是两种极端,比尔总是思考很多且思考有效。在因为一桩赏金任务和杰森不打不相识后,上天以一种很巧妙的方式让他和杰森二人成为了同伴。











附件下载

附件1附件2